个案选登

  •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 中山教育系统网络修身学堂

  •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不剥夺女儿追梦的权力

				

  作为一名教师,尤其作为一名教育学博士,我总认为自己对孩子教育问题的理解较平常人更深刻一些,做法也更独特一些。因此,对于女儿的教育,我尽可能让自己保持一种理解的姿态,一种顺其自然的方式。然而,在经历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次次离别,我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平凡世俗的母亲,总是期望孩子能够按照自己心中设想的方式生活,总想把女儿拴在身边,让她一直陪伴在自己左右,舍不得放手让她远走。 
  “我可以自己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不再让我牵着她的手走路,很多次想拉着女儿的手和她一起走,却遭到了女儿坚定的拒绝:“妈妈,我可以自己走。”也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再问我:“妈妈,怎么办?”每每这个时候,我心中既有跃上心头的欣喜,又有难以名状的失落。因为随着女儿慢慢长大,她对我的依赖越来越少,和我的沟通越来越少,自己能够陪伴在女儿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尤其是她不再想让我拉着她的手跟她一起走路。为此,我爱人曾不止一次感慨,真想让女儿再回到小时候,可以抱着她、背着她、拉着她的手……随着女儿的成长,这种纠结一直延续着。 
  也许是出于呵护女儿的心理,不想让她离得太远,所以女儿考大学时,就让她选择了省内的高校,也是我的母校。一年后,我选择了她所在的大学去做博士后,和女儿做起了“同学”,内心就是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和女儿在一起,方便照顾她。但遗憾的是,尽管有过和女儿同桌就餐、校园漫步的温馨,也有过抱书与女儿在校园偶遇的幸福,但她更多的是想与同学相处,理由是我们讨论的话题不一样,没有“共同语言”。曾经有几次我提出和她一块吃饭,她竟然带了全宿舍的同学。 
  女儿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提出了大学毕业后想申请到国外留学的愿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让孩子走出去开阔开阔眼界,早早地学会独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更倾向于让孩子在国内读研,首先是国内教育形势逐渐向好,其次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女儿飞得太远。一想到她要到很远的地方,很长时间见不到,担心、失落,甚至惶恐的心情便油然而生。所以女儿出国留学的事就没再做打算。当女儿再次提出她的想法时,遭到了我和爱人的一致反对。 
  但是,无论怎样,女儿终究要长大,她有自己的路要走,作为父母不可能一直把她拴在身边。再伟大的母爱,再浓厚的亲情,都不能化为阻挡她成长的理由,更留不住她追逐梦想的脚步,我也只能放手让她远走。2013年8月,女儿顺利申请到了英国赫尔大学工商学院的硕士研究生。送女儿去英国的时候,我和爱人到机场送行,目送女儿走进安检的一刹那,强忍的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那一刻,让我想起了龙应台《目送》中的一段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还是不希望女儿去留学 
  我曾憧憬着让女儿当个大学老师。我曾经设想,等她硕士毕业后,让她留在身边,就在周围的高校任教,然后成个家,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如果想继续读书,成家以后也完全可以,我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于是,我动意劝说女儿硕士毕业后做好应聘的准备。然而,女儿说出了她想申请日本留学——读博士。 
  其实我早知道女儿有这样的想法。申请硕士时她曾提出过想去日本,遭到我们极力反对,她才退一步考虑了英国。当她提出到日本读博士时,再次遭到了我和爱人的坚决反对。女儿问我反对的原因,我就给她讲了三条我认为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一是心理上的阴影。从历史来说,日本曾经侵略过我们国家,我过不了心理上的这道坎。二是如果想读博可以在国内选一所学校。国内有很多好的高校,完全可以供选择。三是现在读博不合适。读博士需要3至4年的时间,毕业时你已经二十七八岁了,想当一个剩女吗?先找工作,再找对象,成个家,以后有机会再读博士。 
  女儿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道:“亏您还是大学教授、博士,没想到思想这么狭隘。第一个问题,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国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屈辱史,但这不能成为影响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理由,何况我是去日本求学,说不定我还能成为中日文化交流和友好交往的使者呢。第二个问题,我承认国内确实有很多学校可以供我选择,但去日本读书是我在高中时就萌发的愿望。您是学教育的,应该知道中国的教育学、心理学都是从日本舶来的。从我个人来讲,本科在国内,硕士在英国,博士在日本,有了三个国家的求学经历,懂得三国语言,了解三国文化,掌握了三个国家人力资源的理论与实践,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学缘结构和知识体系,会大大丰富我的人生阅历。三是我想在大学任教,这也是您的愿望,可国内本科层次的高校招聘条件都要求具有博士学位,所以我必须继续读博。至于个人问题,这种事得靠缘分,我不会被剩到家里的,您放心好了。” 
  女儿能如是说,她的确长大了,我非常欣慰,但我还是没有那种愉快高兴的心情。女儿看出了轻轻问:“妈妈,怎么了?”我只是轻轻地说:“等你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明白了。” 
  放手让她远走 
  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夜不成寐。人都是有志向的,我一味地想把女儿拴在自己身边的想法,某种程度上就是自私的占有,与其说是思想上的狭隘不如说是感情上的偏私。作为父母,我们不能完全将孩子据为己有,孩子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这是孩子的权利和自由。回想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何尝不是一直在追求着自己的梦想,作为一个追梦人,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情感剥夺孩子追梦的权利呢?作为母亲,我应该为女儿能够坚持刻苦学习、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的精神而感到自豪,怎么能要求她按照自己的愿望去生活呢?我应该给她一个选择她自己生活的机会,让她按照自己的心愿去生活。放手吧! 
  女儿如期顺利收到了名古屋大学的录取通知,激动得一晚上没睡,我和爱人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我知道,女儿去日本读博,意味着她又要有三四年甚至更长时间在异国他乡漂泊,与女儿朝夕相伴的生活也更将成为一种奢望。但是,我还是要放手让她远走,给她鼓励和支持,其实无论在哪里,只要女儿幸福就足够了。 
  2015年9月,女儿从北京飞往日本,开始她新的学习历程。再次看着女儿走进了安检,心中虽然丝丝伤感,但远没有两年前送行时的失态和惆怅。“……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龙应台《目送》中的话语在我心里回荡。我知道,放手更是一种爱!但是,我却放不下追的脚步,放不下那颗牵挂她的心,虽然放下了牵她的手!唯有心中默默的祝福和期盼时时涌上心头,让这份情感在期待中感慨。

  来源: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