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 中山教育系统网络修身学堂

  •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未成年人保护有了保护伞

				

  未成年人关系着家庭、社会的和谐,是需要保护的特殊群体。然而,青少年犯罪高发,折射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遇到了很多新问题。今天,《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正式实施,共分八章六十三条,从家庭保护、学校保护、国家机关保护、社会保护以及特殊保护5个方面,明确了家庭、学校、国家机关以及社会各方面的职责。市中级人民法院未成年人综合审判庭庭长陈绮从审判工作和综合司法保护出发,重点解读了《条例》的一些条文。她认为,《条例》最大的亮点是,单列了“奖励与处罚”一章,明确和细化了违法者的法律责任。
  网吧不得开在学校边
  【案件】
  为了逐利,一些网吧无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众多少年在网吧中沉溺,成天打游戏、聊天、上黄色网站,不能自控,由此引发了大量青少年犯罪。
  宗华(化名)是1992年出生的苏北一名农村少年,15岁来苏州打工。其间,他结交了大哥哥陈明、王平等人,平时结伴到网吧聊天、打游戏。去年,宗华成天沉溺在游戏世界中,不再上班了。他与陈明、王平聚在一起抽烟打牌,谈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到哪里去搞点钱花花。 2008年5月19日至27日,他们连续3次持刀拦路抢劫情侣和单身女性,劫得手机和钱包,后落入法网。
  公诉机关起诉认为,宗华等三人共计持刀抢劫3起,涉案金额为4000多元,对社会形成严重安全威胁,已经构成了抢劫罪。令人关注的是,宗华虽然作案时只有16岁,却由于经常出入网吧,从网上学得了“丰富老练”的犯罪技巧和反侦查手段,成为3起抢劫案的主犯。今年2月,他被吴中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条文】
  第四十条 中小学校校园周边二百米范围内不得设立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
  【解读】
  陈绮介绍,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未成年人综合审判庭作为全省唯一的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从刑事、民事、行政、执行等方面,全方位地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对未成年人进行全面司法保护。沧浪区法院曾在全市展开了有关青少年上网问题的专项调查,发现问题很严重。调查显示,经常上网的青少年占34%、偶尔上网的占63%;76%的人上网费用来源是零用钱或节省的饭钱。从上网的目的看,43%的人主要是聊天,37%的人主要是玩游戏。“在我们办理的涉少案件中,90%以上与网吧有关,尤其是黑网吧。孩子沉湎网络,泡在网吧里,是家长、学校以及社会有关人士感到头疼的老大难问题。从法院得到的反馈意见看,接纳未成年人上网的有80%是黑网吧。 ”她认为,《条例》规定,学校周围200米之内不能开网吧,对于未成年人保护更加细化,让执法部门和司法机关也更具有法律操作性,而对违反法律行为,详细设定了不同处罚措施和额度,更加精准处理违法者。
  监护人不履责可撤销资格
  【案件】
  今年16岁的小刚(化名)接受不了父亲的粗暴管教方式,一纸诉状将父亲告上法庭,申请撤销父亲张某的监护人资格。
  1994年1月,小刚的父母离婚,双方协议约定由母亲抚养小刚。同年6月,小刚的父亲张某与母亲经当地法律服务所调解,达成由父亲抚养小刚的协议。之后,小刚随父亲张某共同生活,由张某抚育至今。小刚的父母离婚后均已再婚,也均又生育了子女。2008年7月,小刚初中毕业后,父亲张某以小刚经常看电视动画片、不听话、为了儿子好、气不过等为由,多次打骂小刚,曾有用皮带打、持木棍追打等粗暴教育行为。
  今年4月3日,小刚向法院起诉,申请撤销其父亲张某的监护人资格。法庭审理中,小刚认为,父亲的行为侵害了自己的人身权、人格权,违反法律规定的监护义务,不适合继续担任其监护人,要求改由其祖父担任监护人。被申请人张某不同意儿子小刚的申请,在法庭上保证不再打骂儿子,要求继续担任其监护人。
  5月9日,法院审理了此案,驳回小刚要求撤销张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宣判后,父亲张某对承办法官挽救父子亲情的做法表示感谢。
  【条文】
  第十四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或者侵害未成年人人身、财产以及其他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未成年人的近亲属、未成年人父母所在单位、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等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
  【解读】
  陈绮解释,监护权撤销并不意味着可以取消抚养义务。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可以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但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父母应当依法继续负担未成年人的抚养费用。
  [出处:苏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