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 中山教育系统网络修身学堂

  •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论学校事故及其处理和防范 (一)

				

  一、学校事故的范围界定 关于“学校事故”的范围 ,很多学者作了不同的阐述。一些学者将学校事故界定为 :“学校事故是指在校期间发生的人身过失伤害事故”[1 ]。这种界定在受伤害主体方面失之于宽泛 ,在事故主观方面失之于狭窄 ,“对学校事故的内涵和外延缺乏准确的把握”。 笔者认为 ,学校事故是指学生在校期间受到的人身伤害事故[2 ],从受伤害的主体看 ,必须是学生 ;从时间看 ,其伤害行为或者伤害结果必须有其一或者同时发生在学校对学生负有教育、管理、指导、保护等职责的期间 (如 :寄宿生从走进校门一直到放假或者法定节假日走出校门的期间 ,走读生从进入校门到走出校门期间 ,幼儿从由其家长将其交给幼儿园教师到家长将其从园中领走期间 ,学校组织的活动从学生来到指定的集合地点到活动结束离开活动地点期间 ,等等 );从地点看 ,其伤害行为或者伤害结果必须有其一或者同时发生在学校对学生负有教育、管理、指导、保护等职责的地域范围内 ,一般是发生在学校范围内 ,有时也发生在学校组织活动的场所内 (如 :学校组织活动的体育场馆、电影院、展览馆、礼堂等 );从主观方面看 ,它可以因故意引发 ,也可以因过失引发 ,还包括没有过错方的意外事件 ;从结果看 ,它必然造成了学生的人身伤害事实。 二、学校事故中的学校责任认定 在当前的法学研究和司法实践中 ,由于对学校责任理解的泛化 ,一旦出现在校学生伤害事故 ,往往被认为是由于学校在教育管理上并不“尽善尽美”所致 ,并由此认定学校应对此承担一定的损害赔偿责任。学校事故责任认定不清 ,不论对学校和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 ,对教育改革和发展 ,还是对法律精神的捍卫和法治国家建设都将带来严重的消极影响。因此 ,对学校事故中学校的责任和赔偿范围作科学界定 ,即对校方过错作科学认定 ,已成为正确解决类似法律纠纷的一个核心问题。 从现实的角度看 ,当前全国在园幼儿 (包括学前班 )2 32 6 . 2 6万人 ,在校小学生 1 3547. 96万人 ,在校初中生 581 1 .6 5万人 ,在特殊学校的残疾儿童 37. 1 6万人 ,上述未成年学生共计 2 1 72 3. 0 3万人 (这并不包括数量不菲的接受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学生 )[5]。面对庞大的受教育群体 ,要求学校单方面作出努力以完全杜绝学校事故的发生是不现实的。如果校方没有任何过错 ,学生方也可以将学校推上被告席 ,并要求学校承担一定的赔偿或补偿责任 ,学校就会经常陷于法律纠纷之中 ;就会“因噎废食” ,以保证学生“不出问题”作为办学目标 ;就会为减少类似事故的发生而抵制素质教育 ,抵制课程改革 ,努力让学生在校期间一直坐在教室里、坐在教师的眼皮底下当“书呆子” ;学校无过错而承担公平责任 ,必将使学校赔不胜赔 ,使当前已经捉襟见肘的教育经费经常被用在无谓的法律纠纷和无过错时的赔偿或补偿中 ,使教育改革和发展在物质保障上更加雪上加霜 ,这无疑违背了教育规律 ,并无视教育资源不足的现实 ,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 并且 ,笔者认为 ,根据教育法的规定 ,学校对在校学生应承担教育、管理、指导和保护的职责 ;根据《民法通则》第 1 0 6条第 2、3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试行 )》第 1 6 0条的规定 ,学校对在校学生伤害事故不应承担无过错责任或者公平责任 ,仅承担过错责任[4]。即 :校方有过错并且该过错与损害有直接因果关系的 ,应承担民事责任 ;校方无过错或虽有过错但该过错与损害并无直接因果关系的 ,不承担民事责任 ;在共同侵权 (几方面的过错共同致人损害 )或者混合过错 (校方和学生方都有过错共同致人损害 )等情况下 ,校方的责任大小与其过错程度相应。 在法律上 ,行为人的主观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校方有故意的学校事故的法律责任比校方有过失时更容易分清。“侵权行为过失责任以过失行为和对人身或财产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为前提。如果一个人不遵守他的‘注意义务’ ,而且从客观上看 ,并没有像‘一个合理和谨慎的人’那样行为 ,他就是有过失的。”可见 ,校方过失责任与其“注意义务”分不开 ,除了对不可抗力造成的意外事件校方可以不负责任外 ,校方还应在教育、管理、指导和保护等方面对学生尽“相当注意义务”。学校只要履行了教育法律规定的特定职责并对在校学生尽了“相当注意义务” ,且对其无过错能够举证 ,就可免责 ;校方未尽“相当注意义务”的 ,可认定为有过错。校方不是全知全能的神 ,其“相当注意义务” ,应当与其职业特征和预见能力相适应 ,不宜夸大或者缩小。当然 ,根据法律规定 ,如果因校方 (含学校、教师、管理人员、工勤人员等 )的过错致使学生人身受到伤害的 ,虽然在刑事、行政责任的承担上采取“责任自负”的原则 ;但是 ,在民事责任的承担上 ,应当先由学校承担赔偿责任 ,然后 ,学校可以根据民法的有关规定向履行职责有过错的责任人追偿。 三、学校事故的科学分类 当前 ,有许多学者从不同角度对学校事故作了分类[7]。但是 ,很多分类仅仅停留在简单的现象罗列上 ,缺乏进一步的规律性总结和对学校相应法律责任的分析 ;也有一些分类逻辑混乱 ,不利于找寻事故的原因并做好事故防范工作。在学校事故的归类上 ,应从教育的特定环境出发 ,以民法的归责原则为基础 ,以有利于分清法律责任和防范类似事故的发生为目的 ,以校方在学校事故中是否存在过错为标准 ,将学校事故分为无过错和有过错两类。

  (一)校方无过错的学校事故 校方无过错的学校事故 ,包括因意外事件、受害人过错、第三人过错、受害人和第三人共同过错等引发的在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学校因对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 ,因此对事故本身并不承担任何损害赔偿责任。但是 ,在事故发生后,学校应当采取积极的救助措施 ,努力将伤害减小到最低限度。否则 ,对于扩大了的损害 ,学校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1 、因意外事件引发的学校事故 主要是指因“不可抗力”造成的在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根据《民法通则》第 1 53条的规定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如 ,地震、洪水、泥石流、山体塌方、台风、海啸、冰雹等自然灾害引发的学校事故 ,也包括其他不含人为因素的意外伤害事件。 1999年 4月 1 0日 ,青岛 50中举办春季田径运动会。梁某在初一男子组跳远比赛中 ,不慎致右胫腓骨骨折 ,学校当即派人将其送骨伤医院治疗[8]。由于意外事件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因而 ,可以通过加强灾情科学预报、做好防灾减灾工作、提高学生的自我保护意识等 ,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事故损害程度甚至防范事故的发生。

  2 、因受害人过错引发的学校事故 2 0 0 0年 1月 5日 ,山东省某工业学校进行期末考试。一女生作弊被监考老师发现 ,老师即按规定在其试卷上写下“作弊”二字。该女生见状哭着跑出教室 ,跑回宿舍后在一张纸上写下“再见了 ,同学们 ,我无脸见人了” ,然后爬到四楼楼顶跳楼身亡[9]。此类事故的发生 ,大多源于受害人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欠缺、道德品质和心理素质的缺陷、安全防范意识的淡薄等因素。此类事故发生后 ,学校的教育教学秩序经常受到较大程度的冲击。主要是由于事故责任不清、受害人亲属难以接受事实等所致。对于这类事故 ,通过加强教育改革 ,加强对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安全教育等 ,可以在较大程度上予以防范和减少。

  3 、因第三人过错引发的学校事故 该第三人可以是受害人所在学校的学生 ,也可以是校外的某个致害因素。对于此类事故 ,由于第三人是过错致害人 ,应承担全部事故责任。2 0 0 1年 3月 6日中午 ,江西省万载县潭埠镇芳林小学发生爆炸案 ,造成 41名师生死亡 ,2 7人受伤。案犯李垂才具有精神病症候及精神病家族史 ,当场被炸身亡[1 0 ]。

  4 、因受害人与第三人共同过错引发的学校事故 即民法上所称“混合过错”。此类事故在学校事故中占较大比重。受害人与第三人应当根据过错大小 ,各自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 0 0 0年 3月 1 6日 ,云南楚雄市彝族自治州南华县一名不满 1 4岁的初二学生 ,上课时与同学发生口角 ,竟抡起锄头砸在同学头上 ,致使被砸者颅内血肿 ,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1 1 ]。在该案中 ,被害人因与致害人争吵 ,有小过错 ;但是 ,致害人系主要过错方 ,应负绝对的主要责任。 

  (二)校方有过错的学校事故 该类事故 ,又可以根据校方的过错情况分为校方有故意和校方有过失两类。

  1、 校方有故意的学校事故 

  (1)因校方直接故意引发的学校事故 直接故意 ,指行为人明知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 ,却希望这种结果发生的主观心理态度。该类事故大多因校方人员对学生蓄意的人身伤害 (如伤及学生身心健康的体罚行为等 )而引发。1 999年 1 1月 1 0日 ,吉林省吉林市吉化公司第九中学二年级六班学生胡某与邻桌女同学倪某在课堂上发生口角 ,胡用磕碎的汽水瓶威胁倪某 ,班主任苗某某在处理此事时多次打胡的脸部 ,苗某打胡最后一个耳光时 ,胡称耳朵听不见了。经鉴定 ,胡右耳膜外伤性穿孔 ,系轻伤。苗某被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管制 1年[1 2 ]。 

  (2)因校方间接故意引发的学校事故 间接故意 ,指行为人明知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 ,却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主观心理态度。该类事故大多因校方人员对于危及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采取放任的态度而引发。1 999年 4月 ,湖北省宜昌市采花乡宋家河中心小学决定修筑围墙。由于资金不足 ,校长简某在未向建筑部门申请设计图纸的情况下 ,雇请该村没有建筑知识的农民陈某组织人员施工修建。因围墙结构不符合国家技术标准 ,在受外侧沙石料的挤压下 ,于 6月 3日出现裂缝并向校内倾斜。此后 ,简某、陈某对此仅作了简单处理 ,在裂缝处构筑水泥柱予以加固后继续施工。 1 999年 6月 1 4日下午 3时 1 0分 ,当该校学生在尚未交付使用的围墙内侧平整操场时 ,围墙突然倒塌 ,当场死亡 4人、重伤 3人、轻伤16人、轻微伤 1 4人。后简某、陈某均被法院以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 5年[1 3 ]。(待续) 
  [出处:中国教育政策法规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