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 中山教育系统网络修身学堂

  • “德”育未来 为青春护航

王宏伟:难忘母亲的“蛋花汤”

				

  王宏伟,人称代表中国民歌界的“新一哥”,舞台表演独具个性风格,《西部放歌》唱得激情澎湃、大气磅礴;《儿行千里》唱得人难耐心酸、热泪盈眶;《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更是唱得当地人都啧啧称道。不走近王宏伟,通过电视屏幕你看到的只是永远有着大大酒窝乐呵呵笑容的他,8月20日,记者走近他,通过采访,我发现面前这位身着粉红色体恤的年轻歌唱家,也有着坎坷的奋斗经历,一路走来恰似在凌厉的西北风中孜孜不倦地探路。说到自己最为人们赞赏的“高腔”,他谦虚地说自己幸运地拥有天生的好嗓子。但他同时又说,护佑他并成就他好嗓子的,首先是他的母亲。他是在母亲一路欣赏的目光中,喝着专为他养嗓子冲的“蛋花汤”走过来的。

  【人物档案】
  王宏伟,总政歌舞团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出生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祖籍河南焦作市。199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师从著名声乐教授、声乐教育家孟玲老师。他主修声乐专科,发声基础用的是美声法,但他的演唱风格却完全是民族的。擅长演唱中国西北民歌,音域宽广、音色独特,高音区极具魅力。最高音是f3,音域能跨越三个八度。
  
  1  母亲传给儿子要强的个性

  王宏伟说:“我在性格上很像母亲,母亲李秀兰虽说没上过学,但她好强,干事情总希望干到最好。六十年代嫁给爸爸后,母亲从河南老家到了新疆,成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职工。在我4岁时,爸爸去世。母亲当时已是一身病,又身怀有孕,还有包括我4个孩子。没办法,等弟弟出生后,爷爷把我和妹妹带回河南。5年后,母亲想我们想得不行,到河南接我们,看到我在农田里又是拉肥料、又是锄地,小小年纪什么农活都会干,心痛极了,坚决地说:‘哪怕是喝凉水,我也要接你们回去。’“新疆的家,20多平米的房子里站着5个孩子,我们没有听到母亲叹息,按她的要求分工,在小院子里养起了鸡、猪、羊,我负责养羊。后来我们搬家到新住址,新家院子旁边就是一条小河,母亲砍沙棘荆条回来扎起来做围墙,我们在新院子里种韭菜、菠菜、大葱、辣椒、西红柿等等,一年里吃也吃不完。母亲生产建设兵团连队的人都知道我们家里养的鸡好,常到家里买我们的鸡。那时侯,妈妈因为常年在刺骨的水里给麦子浇水,手关节肿大腿又疼,常年有病,人称“老病号”。但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家却过得红红火火,邻居走到我们家门口,对妈妈都竖起大拇指说:‘李秀兰不简单!一个人带着那么多孩子,工作之余把家搞得这么好。’
  “母亲爱唱歌,尤其爱唱豫剧。有一次看完露天电影《朝阳沟》,回家在被窝里还在回忆那些片段,对每个小弯怎么拐,都要琢磨半天。平时,她经常是一边糊做鞋和鞋垫用的圪粑,一边小声唱,什么《穆桂英挂帅》、《卷席筒》,都唱得好。母亲天生嗓子好,未出嫁时差点被县剧团带走,要不是家里离不开她,早应该是一名专业演员了。别看她身材瘦小,在老家时是家里队里干活的主力。她自己说,小时侯别人上树,她也能,甚至比其他小伙子上得还快。就因为她表现突出,曾经是队里最年轻的党员。”
  宏伟母亲的个性和特长似乎都传给了儿子。王宏伟5岁上学前班时,因为嗓子好,经常被老师叫到台上唱歌,曾像模像样地唱过《老两口学毛选》。有一次学校让他和另一个同学搬一个板凳,到别的队唱歌,走了半天才走到,一开唱就特受欢迎。
  宏伟做事情总想做到最好。上中学后,因为不会简谱,他买了一本启蒙书《怎样练习歌唱》,照上面说的,他琢磨着怎样打开上颚,并且拿着歌本揣摩,哆、唻、咪……他7个音用汉字标上,然后背下来,在背谱子过程中,他发现因承关系就找到了,用他自己的话说:“特别想学的歌就这样生生地学会了。”平时,上学和下学路上1小时路程中,宏伟会一路唱,一路走。冬天放寒假,带着一只黄狗,到连队鱼塘或是外面找一河坝边,喊嗓子:咪咪咪、吗吗吗……直到唱得自己满意了才回家。
  宏伟在别的方面也很要强。那时生产建设兵团没有图书馆,他让母亲给他订了一份《中国少年报》。有一次,他的胳膊因为玩骨折了,母亲带他去医院看病。就那么疼,他还缩在那里在看报纸,让母亲都感动。
  以后宏伟离开家上高中,母亲有好吃的,一定要留着等他回来吃。学校有小演出,妈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他冲一碗“蛋花汤”,让他喝了再走。平时家里做饭,从不放辣椒,连醋都不放,怕对宏伟的嗓子有刺激,要保护宏伟的嗓子。
  
  2 在母亲欣赏的目光里找到自信
  
  “母亲对我的要求特别严,正常情况下,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是让我们拿出作业本来,看老师对我们的作业是划勾还是划叉,给多少分。看到没有叉的作业就高兴。晚上,她会陪着我们写作业。她常说,你爸爸把我们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如果你们不努力,你们的命运就和你们的父辈一样。”宏伟说。但与此同时,她又在护佑着宏伟唱歌的特长。夏天晚上不割麦子,连队来人都聚在一起,常有人让宏伟给他们唱歌,喊着说:“来,让李秀兰的孩子给我们唱一个!”唱完,听着人们夸宏伟,妈妈特兴奋,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宏伟。“回到家,常会给我冲一碗‘蛋花汤’。每次,我都会从她欣赏的眼光里找到一种自信。”
  那时,在生产建设兵团,别人家都只想让孩子上正常的大学,像宏伟母亲这样的人不多。
  初二时参加团部演出,这是王宏伟第一次参加正式演出,母亲给宏伟借了一件白衬衣,帮宏伟戴上红领巾,然后冲一碗“蛋花汤”,说:“孩子,别紧张!”演出结束后,优选3个人去师部演出,其中有宏伟。到八九十里外去演出,在当地那可是件大事。“演出后,师里又发给我一个手提包,邻居们惊奇地都到家里去看,特别羡慕我母亲。后来,我又因演出得了一台收录机,左邻右舍都去借,让母亲很有面子。”
  宏伟回忆说,有一天,布尔塔拉军分区宣传科长不辞辛苦拿着我的演出照找到母亲说:“你儿子是不是叫王宏伟?”她说:“是啊。”他们说部队准备接收我。于是,16岁的王宏伟参军了。“参军后每次回家,临走那天的早晨,母亲总要给我冲个‘蛋花汤’(在她认为那是最养嗓子的),微笑地看着我喝完。然后是送了一程又一程,不肯回去。那时我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干,只要有能力,一定要让母亲今后生活得好一些。
  当战士时,宏伟工作时间放电影,业余时间练唱,并且定时到地方中学补课,准备考军校。
  母亲的“蛋花汤”滋养着宏伟的嗓子,但是,母亲始终不让宏伟吃辣椒这一点宏伟认为可能不科学。宏伟说,他19岁考上军校,还不敢吃辣椒,但是军校的饭特别辣,每天下午都是红辣椒炒什么什么,他无奈只有跟着吃,最后发现吃辣椒不坏嗓子。现在,宏伟说他吃辣椒吃得很厉害,比湖南人、四川人吃得都凶,没感觉影响嗓子。

  3 用巧劲儿找到发展的支点

  宏伟认准的事和妈妈一样,要干就非干好不可。
  六十年代的一天,宏伟的妈妈买回一台蝴蝶牌缝纫机,那是家里最值钱的物件。有了它,妈妈忙里偷闲开始给孩子们做衣服。有几次,宏伟半夜醒来见妈妈还在那里蹬机器,巧妙地将肩和兜做得严丝合缝,她有时一鼓捣就是一夜。到过年,当每个孩子都穿上合体的新衣服时,面对邻居们的夸奖,她很开心。
  母亲善用巧劲儿,宏伟在演唱生涯中也善用巧劲儿。因为在西北地区生活多年,宏伟喜欢西部民歌,从不自觉到自觉,他唱歌,先就确定在对西北民歌的开发上,他认为西北民歌有一种沧桑感,又很内敛,像西北男人一样什么都不说,唱一句什么都说清了……1990年参加西北5省区民歌邀请赛,乘车时,一位出租车司机唱了一首《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宏伟记住了。将此歌再创作后,唱着它走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的课堂。毕业时,王宏伟唱的《古老的信天游》引起作曲家赵季平的关注,认为宏伟唱出了他这个《古老的信天游》的改编者创作时的初衷。以后专门编曲配器一系列西北民歌让宏伟演唱,还邀请宏伟参加日本在东京举办“黄土地之声”音乐会。宏伟演唱的土得掉渣的西北民歌,让日本观众激动不已,三大唱片公司代表纷纷到后台找宏伟,要给宏伟出专辑。第一张专辑是日本的JVC公司1994年录制的《黄河遥遥》,同年年底在日本、港台和东南亚发行,后来上海唱片公司等国内几家唱片公司也先后购买了出版权,易名为《天地太极》。谁也没有想到,这张唱片成为发烧界争相抢购的一大名片。
  以后,宏伟到甘肃、陕西、内蒙古,到西藏阿里,走到任何一个城市,他都会去找音像店,找当地的民歌,哪怕是听不懂,也要让人给翻译了,然后用心揣摩,一首一首形成自己的系列。宏伟演唱的《帕米尔的眼睛》、《家乡的明月边关的雪》、《大西北》、《西部放歌》、《花花尕妹》唱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唱片总公司为其拍摄的音乐电视《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赶生灵》等陕北民歌的音乐电视作品受到了广泛好评。宏伟说:“人如歌,歌如人,唱花儿,我永远唱不过当地歌手,但至少有一点,我会用心唱,将生活阅历中的理解融入作品,这作品唱出的效果就会不一样。”
  2000年7月,在第九届“步步高杯”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中,宏伟以一首《西部放歌》向全世界展示了他那梦幻般华丽的音质、撼人心魄的演唱风格、扎实的专业功底、全面的艺术素质、宽阔的知识面和天然的艺术感悟能力……
  宏伟演唱是有原则的,包括今年在国家大剧院、去年在广州、在海外的音乐会,每场音乐会,他的原则都是:第一、能够体现他的个人风格特点,第二、能体现国家民族艺术精髓,第三、让他自信地在舞台上很好地展示自己。他力求在所有唱过的歌曲的共性中找自己的个性唱法,如对于《可爱的一枝玫瑰花》这首哈萨克族民歌,有人作为一首小夜曲唱,但他不是,他理解哈萨克民族,知道他们粗犷热情奔放的性格,说话高位区,于是他的唱法就不一样了。采访中,宏伟以唱代说:“我会听各种版本的,研究各种风格的唱法,让各种风格到我这儿都有我的理解,变成王宏伟自己的。”
  现在宏伟的母亲已经70多岁了,宏伟将她接到北京,在北京郊区的家里她养着鸡。平时最惬意的事是看电视,看儿子在电视里唱歌。宏伟只要在北京,无论多晚她都要等他。有一次宏伟在北戴河演出,因车出问题,到家已是午夜3点多了,母亲还在等他。见儿子回来,母亲给儿子端上煮好的饺子,端上水果。至于喝的,今天是柠檬水,明天是枸杞西洋参片,总在换样,都是她在电视里学的新组合。
  宏伟说,母亲不再给他喝“蛋花汤”了,可他却总能想起当年喝“蛋花汤”的感受。

  
  [出处:中国妇女报]